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林中的无影遁形
林中的无影遁形

林中的无影遁形



  “小心,千万别给他溜了!”耳边娇叱连作,逃入林内的周子宁忙不迭地隐入林荫深处,忍痛用掉了遁迹无形障,祈祷千妖手所谓“只要不动弹,一盏茶内都如同隐形”的大话真有效果。

  这才好不容易才喘了一口气,他忙摒住了气息,追入林中的追兵们纷纷杀入林中,有的甚至就从他身边数尺之地经过,不多时都已经深入林中,都没去留神外围的异常。周子宁忙得一咬牙,他很久没有这么狼狈了,主要是没想到,这回来对付他的竟是一群武林出名的女侠,各有各的路头,各有各的地盘,天知道她们是怎么凑在一起的!

  尤其是那几只凤凰一个赛一个的轻功高明,压制了自己往常逃命的利器,而那只狡智灵狐,真是不负外号,不仅聪明狡诈,在追踪寻迹上也技法高明,直追得自己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也亏得这些女侠手下留情,还不知道是不是要活捉他,没怎么下杀手,否则周子宁心知肚明自己绝对撑不到现在。别的不说,光相玉姣那一剑,要不是最后收手,就已经让周子宁魂飞魄散了。

  当然,虽然这些女侠个顶个的武功高明,但真正让周子宁忌惮的还是其中那些个成名已久的“老”前辈。若不是有几个成名数百载的老处女压阵,就凭那些一对一武功胜过自己不少,但江湖经验不足的少女,他仗着自己的奇功异术、迷药邪法倒也不是很怕!

  周子宁深吸了口气,坐了下来,运功行了几遍,从三日前交手开始,哪怕对方手下留情没有伤到自己,但功力损耗剧烈,到现在还有些头晕,若是强自动手,只怕终将不利,对上的这些女侠可个个都不是好惹的呢!

  但是周子宁心下暗笑,这些侠女都犯了一个毛病,见好不知收,竟然忘了遇林莫入的兵家大忌,这里可是他之前发现但一直没找到机会开发的逆转九宫魔林大阵,乃是千年前魔教绝阵长老逆十绝的布置,只想着用它抵抗死敌百花神女,却最终在外出时狭路相逢被其斩杀,白白浪费了诸多布置。到了现在,哪怕自己数月来始终不能掌握核心布置,但只是外围的迷宫效果就不可小看。

  加上此绝阵并无主持,自己仗着天皇宝藏得来的红砂黑水令倒也有几分权限。这回他可要好好利用这片林子的主场优势来报复,自己那个可以在十日内强化催眠功法百倍威能的秘药,此时不用更待何时,催眠虽然与正面交锋无用,但只要这些女侠不下杀手,有了对话的机会,还怕报复不回来?周子宁嘴角泛起一丝狰狞的笑意,向林中奔去。

  进入这半自然半人工,道路曲折,地域广阔的密林之中,哪怕以女侠们人数众多也只得分头行动,不过不管是那只可恶的狐狸还是几位经验丰富的“老”前辈都不是吃素的,几个团队分配得很好,没给周子宁留下什么机会。不过他也不心急,乍一看她们怎么也看不出这阵法的厉害,到时候不断分兵,总归会有人落单的。

  当然他也知道,最早单独行动的必然都是武艺高强,经验也丰富的熟女,但并不是说这样的人自己就没办法下嘴,毕竟催眠功法全开,百倍威力下,就是女神他都有信心拿下,更不必说现在独身一人探路的风岚剑圣凤妃瑛。

  凤妃瑛和周子宁的禁脔凤茱瑛名字只有一字之差,武功差距可就大了,凤茱瑛长期双修下也不过是略胜周子宁而已,凤妃瑛既然号称剑圣,已然是剑术出神入化的强者了。

  不仅如此她还是临淄王的私生女,背景也不弱,按说年龄也有五十多岁了,看上去不过是个不到三十的熟女,浓密的鸦色卷曲长发随意挽起,面容娇艳而妩媚,偏偏眉宇间透着刚毅孤傲的气质,显得英气勃勃,一身华丽的紧身猎装,除了一把宝剑再无其他兵器。胸前两个巨型奶子如同硕大成熟的瓜果,随着她矫健的步伐有节奏地晃动着,看上去不像个威慑群小的女剑圣,反而是个在森林里郊游的绝色女贵妇。

  周子宁选凤妃瑛下手也是有考量的,她虽然经验丰富武艺高强,但到底不是那些几百岁“高龄”的老怪物。而且之前交手,虽然美女侠们多有留手,但尤其以这些高龄熟妇放水最明显,周子宁估计,不提银鹰圣母、阴岭剑后这样成名近千年的超卓人物,就是凤妃瑛想擒拿他也不会多费劲。

  周子宁当时无暇细想,现在仔细想想,这些心理变态,欲求不得满足的“老”处女们到底为什么要对付自己还是一笔糊涂账,但是交手中几个人手下留情明显想让自己的弟子们立功吧。

  如果这样,正处于如狼似虎年纪,又有两位弟子随行的凤妃瑛其实还比那些小姑娘们更好下手。

  周子宁故意在凤妃瑛面前露出行藏,她反应之快则远超周子宁的预料。只看到剑光一闪,凤妃瑛已经出现在他身边,寒气森森的宝剑架在了周子宁咽喉上。

  哪怕早有预料,周子宁还是被吓得冷汗湿透里衣,不由自主地暗自庆幸:“还好赌对了,果然不是要杀我的。”看到风岚剑圣美目中那不屑的眼神,周子宁颤声道:“投降投降,不要……不要杀我。”

  得,这下不用装,已经在不自觉中给吓得战战兢兢了。凤妃瑛轻哼一声收回宝剑,周子宁心中涌起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这才知道自己刚刚竟是给吓得连害怕都忘了,这美剑圣真厉害,看到她戏谑的神色,又觉得她好可恶,不过嘛,周子宁好不容易收拾心神:“你既然剑下留情,就别怪我棒下无情了,呵呵,等到你这个熟女剑圣被我胯下宝剑杀得死去活来时,看看到底谁厉害。”

  风岚剑圣是不知道这个被自己视为蝼蚁的鼠辈畏惧一去,色心又起,否则说不定下一剑就取了他的性命。只见凤妃瑛宝剑入鞘,警告道:“不准再跑了。”同时从猎装里取出个哨子一样的东西,似乎打算联络自己的弟子。周子宁试探道:

  “剑圣大人是要联系您的两位尊弟子吗?”说话间已经运转阴阳大法的催眠伟力。

  凤妃瑛没好气道:“不错,正是要找她俩。”周子宁暗叫有戏,若不是系统给的两大金手指帮助,这个美贵妇怎么会理睬自己,“呵呵”他心中暗想:“刚刚你吓得我腿发软,等会儿看我不干得你腿发软。”

  于是周子宁整理精神,大胆说道:“美人剑圣何必如此匆忙,联系两位高徒前不妨听我一言。”凤妃瑛没好气地扫了他一眼:“你这人事多,真不知道已经被我俘虏了?”倒是依言没有继续操作联络:“有什么高见快说。”

  周子宁谄媚笑道:“是是,也不是什么高见,能被美人儿剑圣俘虏也是我积来的福气,只是有点小小建议,供剑圣美女参考。”他左一声美女,右一声美人,有意挑逗凤妃瑛,见她并无反应知道自己的催眠正在发挥作用。凤妃瑛收回联络哨子,哼道:

  “别支支吾吾的,有话快说。”周子宁故意猥猥琐琐地说道:“是的是的,剑圣大美人不联系其她伙伴,先联系两位贵弟子。想来是要让她们立下擒拿我的功劳吧。”凤妃瑛点头道:“不错。”“想来也是美女剑圣您已经不需要再增长名气了,想让初出江湖的两位高徒能建功立业。”周子宁一边察言观色一边说道:

  “只不过子宁虽然薄有些恶名,又哪里适合做诸位美女侠的猎物呢。”凤妃瑛啐道:“什么叫薄有恶名,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我看叫饱有淫名还差不多,活脱脱一个淫贼。”周子宁赶忙道:“是是是,美人儿剑圣此言在理,不过子宁虽然好色如命,采战的名花可都成了在下的妻妾,就算是淫贼,也只是个小淫贼,实在有辱诸位女侠不远万里围攻。”

  凤妃瑛哼道:“你现在犯的事当然轮不到我们那么多人一起出马,未来犯的事可就大了。”周子宁心中一动,难怪自己百思不得其解,原来还真有自己不知道的内情,不过现在不是深究的时候,赶紧拿下眼前的大美女剑圣才是正理。

  于是他赶忙说道:“总之,我眼下并无大恶,您的两位高徒擒住这样的我又不算什么大功,我有一计,可以令剑圣美人的两位弟子因此扬名。”凤妃瑛冷哼道:“我又不是大理寺,管什么已经犯下的,未来犯下的,只要我的弟子擒下你,就是大功一件。”

  周子宁听得心脏都提到嗓子眼了,没想到这样的情况下还是不能完全催眠她,好在又听见风岚剑圣说道:“不过若能锦上添花也是好的,说吧,你有什么主张?”周子宁暗中松了口气:“其实也很简单,我虽然被视为淫贼,但除了奸淫自己的妻妾外,也没犯下什么恶行,贵弟子擒拿我自然算不上功劳。不过若我能奸污几个重量级人物,犯下大罪,那么擒拿我可就是一笔大功劳。”

  凤妃瑛纤手扶着下巴沉思道:“倒也有几分歪理,不错,虽然都说玉华、青玉两宫宫主是为你用卑鄙手段奸污,但毕竟没有实据,要真要说你的恶迹,也只是破坏了不少侠侣夫妇的美好姻缘,是个恶心的男小三。”看到风岚剑圣正在思考,周子宁乘热打铁:“是啊,若我能奸污一个名声大武功高长得美的女侠,令弟子们擒拿我岂不是脸上有光。”

  凤妃瑛半好气半好笑地看着他:“名气大武功高长得漂亮三者兼备的女侠虽然难得,却也不少,围追你的人里就有好几位,可是就凭你又能拿下谁呢?先旨说明,我可不会帮你对付我的姐妹们。”成败在此一举,周子宁疯狂运转催眠功法,在两大光环的帮助下将催眠威力发挥到极致:“其实眼下就有个最合适的人选,还不需要剑圣大美人坑害朋友。”

  凤妃瑛美目好奇地望过来:“哦,愿闻其详?”周子宁鼓足勇气道:“要说名气大武功好人又漂亮,不正是在说剑圣大人您吗?”凤妃瑛愕然道:“你说的人选是我?”周子宁见她没有发怒拔剑,知道大事快要成了,放下忐忑的心情,乘胜追击:“当然了,论名声,我们的大美女不就是威震临淄周边数州郡,论武功,美人儿贵为剑圣,慑服诸小,论美貌,您老乃是高龄熟女,如狼似虎之年,奶大腿长,一看就知道是身体极度饥渴,亟须男人慰籍的大美人。”

  凤妃瑛自嘲地拍拍额头,笑道:“还是子宁聪明,一言点醒梦中人,我怎么就忘记自己也是符合条件的备选呢”“”成了!“周子宁心中呐喊,大着胆子凑上去,伸出罪恶的双手捧着凤妃瑛那巨硕肥大,沉甸甸却又高翘翘的大奶子掂了两下,呵呵,真爽,沉实的奶子,诚实的身体,从追杀开始,周子宁就眼馋这对随着风岚剑圣移动而不住晃动的巨奶,现在终于得逞夙愿落到自己手里了。看着凤妃瑛默许的态度,脸蛋虽然还保持冷静,耳朵和颈项都已经羞红,周子宁故作严肃地说道:”这就叫灯下黑,剑圣大人虽然聪敏,但是不是我自夸,采花奸淫这种事情上,我才是专业人士。“说着双手测量完这对豪迈巨乳的分量,改为夺珠龙抓手,一边一个抓住凤妃瑛的一对大肉瓜揉捏。风岚剑圣一边主动挺胸,自豪地让周子宁在自己胸乳上肆虐,一边没好气地说道:”你这个淫贼,也就在这种事情上聪明,也亏好我正好满足条件,否则看你到哪里找去。“周子宁淫笑道:”是啊是啊,所以还是多亏了美人儿剑圣大人了,以你做对手,加以强暴,还能避免要请你对付朋友的麻烦,只是要剑圣大美人自己牺牲一下。呵,好有弹性的巨硕爆乳啊,就凭这对奶子就有资格被我*奸了。“凤妃瑛嗤笑道:”这算什么牺牲,我之前没主动献身只是没想到罢了,又不是不愿意,更重要的是,我这个做师父的被你这个猥琐淫贼奸了,我的好徒儿才能正大光明地为师父报仇。“周子宁淫笑着抓住凤妃瑛的一对巨硕美奶,将它们捏成各种形状,只恨自己的手不够大,连四分之一都不能掌握,于是说道:”那还等什么呢,剑圣大人,还不宽衣解带,让大爷我好好*奸你一次。“凤妃瑛这下连脸蛋都红了,羞答答地不再像是个高贵美妇或者成名剑圣。只见她犹犹豫豫地先脱下裤子,露出一对修长白嫩,紧闭起来严丝合缝的美腿,皮肤滑嫩毫无瑕疵。大概是为了防止在紧身衣裤上露出痕迹,她穿的是条又紧又窄的丁字裤,再加上她挺俏的臀部肥大紧凑,丁字裤完全陷入股沟内,就像没穿内裤一样。”呵呵“周子宁笑道:”人家都是扒开内裤找屁股,等下看我扒开美剑圣的屁股找内裤。“凤妃瑛白了他一眼,停下本来打算脱内裤的手,改去解上衣扣子。”等等,“周子宁喝止道:”美剑圣大人,你来帮我脱衣服,我来帮您老人家解脱奶子的束缚。“这等情趣之事,风岚剑圣哪里经历过,羞涩不堪下脸蛋一直红到胸口,却还是乖乖替周子宁宽衣解带。倒是周子宁只顾着扯开她胸口的扣子,好家伙,凤妃瑛的一对巨奶直接迫不及待得跳了出来,似乎急等着被周子宁临幸。周子宁暗暗乍舌,外面看已经是恐怖尺寸了,裸露出来的规模更是可怕,在自己玩弄过的超级巨奶里也能排到第一线,真不知道为了把这么豪迈挺耸的大奶塞进紧身猎装里费了风岚剑圣多少功夫。大概是为了塞下规模如此巨大的奶子,凤妃瑛猎装内可是一丝不挂,真空上阵,想想也是,就算真有适合这种惊人尺寸的内衣,也难免要在紧身束缚下显出痕迹,而且以她这对奶子随着衣服解开那汹涌而出的气势,估计穿内衣也会直接给撕碎了吧。

  由于贪玩美女剑圣的一双爆乳,反而是凤妃瑛先帮周子宁脱光了衣服,他此时分身早已经一柱擎天,一尺多长的阳具青筋暴露,哪里还能忍耐着慢条斯理地扒风岚剑圣的衣服。好个周子宁,直接扑在凤妃瑛身上,把她压在软绵绵的草坪上,拎着美人细细的脚踝将剑圣那对长度惊人的玉腿高高举起再大大分开,这下美人的羞处暴露出来。只见凤妃瑛的美鲍颜色鲜艳而紧闭,丁字裤细细的布带卡在美鲍的裂缝上做最后的阻碍,淫水早已经不住吐出,将美穴儿连同内裤染得濡湿一片。周子宁示意凤妃瑛接过她自己的大长腿,做最大幅度的分开,将身体几乎对折起来,摆成肉臀离地,腰胯悬空,美穴上挺迎客的姿势。周子宁用肉棒挑着丁字裤的布条拨到一边,双手老实不客气地左右抓住那对因为紧张而不住晃动的极品大奶,低下头吻住风岚剑圣的甜美双唇,直接就来个湿吻。呵呵,凤妃瑛似乎完全没有经验,小香舌转瞬间被周子宁的舌头抓住,纠缠在一起。

  看着美人因为慌乱不知所措而圆睁的美目,感受着那香甜生涩的回应,”不会是美人儿剑圣的初吻吧?“周子宁脑子中闪过这个念头,不过他鸡巴涨得要爆炸一样,来不及细想,大鸡巴顺着挑开内裤和美鲍间的空隙,狠狠地插向凤妃瑛的骄穴。呵,好紧,大龟头寸寸紧逼,一点点顶进风岚剑圣的美鲍内,那种异常的狭窄紧迫,根本不像是五六十岁的虎狼妇人,完全就是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嘛。

  看着本该骄傲无比的女剑圣在自己身下露出既难耐饥渴又难忍痛楚的神色,让周子宁心中升起无限自豪,”让你来抓我,哈哈,反而是被我给抓住奶子了。“他调笑道:”小穴快用劲!你不是要抓我嘛,不赶紧用你那高傲骄纵的美穴来擒拿我啊。“只见风岚剑圣果然听话地咬紧牙关,竭力挺着鲜美绮丽的美穴去吞吃周子宁粗大的肉棒,周子宁哈哈大笑:”哈哈,上当了吧,你真以为你的穴儿是高傲骄纵型的?明明生了个高贵娇嫩的小穴却不自知,合该你今日败在我的手上!“说话间他虎腰一挺,大肉棒奋力一捅,硕大的龟头生生撕开凤妃瑛看似骄穴实则娇穴的花房蕊宫,一举全根尽没。周子宁只觉得大肉棒在过程中撕碎了什么东西,就听见身下的美人剑圣一声凄惨悲鸣,美眸中泪水夺眶而出。他心中一惊,低头仔细看去去,果然缕缕落红正从交合处被硕大肉棒插在正中央,不得不无奈分开的美鲍中流出,自己刚才那一下想不到居然夺走了凤妃瑛的处女。

  美人破瓜,周子宁不敢乱动,他只知道风岚剑圣与美刀王有许多恩怨情仇,只道有什么始乱终弃之事,却不料她居然守身如玉,一边继续把玩捉弄凤妃瑛的巨乳,一边说道:”啊,真对不住,我竟有幸为名震天下的风岚剑圣破处,实在对不住,早知道剑圣大人还是处女,我刚才怎么也不会这么狠。呵呵,明明身为处子,竟也好意思说没有牺牲,真是让人想不到啊。“凤妃瑛虽然在破瓜开苞的剧痛中,还是忍不住瞪了周子宁一眼:”忒多废话,想不到身为淫贼,占据优势的时候居然如此絮叨。区区处女之身算得了什么,断送在你棒下那也是我心甘情愿。还有,明明是*奸,你还要因为什么处女不处女手下留情?我刚才手下留情以至于被你翻盘惨遭奸污的教训还不惨痛?不乘着一举攻取我处女之身的机会乘胜追击,小心阴沟里翻船,没输给骄傲型小穴,反而败在我娇嫩型小穴下。“”想不到明明被我开苞,嘴巴还这么硬,你的小穴要是有你性子的三分高傲,也不至于败得这么惨了。“周子宁嘴巴毫不留情地嘲讽着风岚剑圣,大鸡巴凶狠地大进大出,开辟着凤妃瑛娇嫩高贵的美穴。只是几下猛力的冲刺,已经杀得凤妃瑛哭天喊地:”啊啊啊,子宁你好厉害,啊!!!插得好狠,继续进攻!不要留情,好好摧残我吧!啊啊啊啊!不行了,怎么这么深,好粗好硬,啊!怎么又变大了?子宁,你好厉害!果然采花奸淫你才是专家,妃瑛完全不是你的对手,啊啊啊!我要输了!“周子宁也是兴奋不已,不仅仅是因为将风岚剑圣这个威名远播,武功高强,刚刚还打得自己抱头鼠窜的大美女开苞奸污,还是因为她居然深藏名器,真是不得了。

  周子宁大肉棒几乎完全深入凤妃瑛的娇穴中去,一次次撞击在娇羞无比的花心上,只觉得风岚剑圣娇穴不仅细窄濡湿,更重要的是变化无端。原来她整个娇穴分成股股软肉,直束束裹住周子宁的大鸡巴,让他的阳具深陷在一道道肉栅栏之间,更妙的是这些肉栅栏的缝隙间又有无穷肉须在摩擦刺激自己的肉棒,”鱼肠吞剑“!周子宁反应过来,不愧是剑圣,连小穴都是如此美好的剑鞘。所有剑鞘型的宝穴都有个共同点,就是不怕操弄,放下心来的周子宁再不顾凤妃瑛花苞初破,回回到肉,每次攻入大龟头都砍在风岚剑圣柔弱的花心上,直杀得我们的剑圣大美人苦乐交夹,死去活来。

  凤妃瑛只觉得自己初经人事的娇羞嫩穴迎来了一个本钱雄厚过分粗长的恶物,还毫无怜香惜玉之心,一下猛过一下地强攻自己的花心,誓要将这个要地攻陷。

  男人粗夯的身体压在自己绝美的娇躯上,两只大手不断把玩揉捏自己巨大耸立的傲峰。男人的嘴巴也不客气,一会儿舔弄自己膨大肿胀的乳珠,一会儿又亲吻自己的樱唇,还时不时强行把舌头伸进自己的嘴巴里,与自己的小舌头纠缠。

  周子宁也爽死了,难得碰上可以在处子开苞就承受自己全力攻击的名器,又是武功远胜自己,刚刚还把自己打得屁滚尿流的美剑圣。此时自己的”长剑“在凤妃瑛肉栅密集的嫩穴里大开大合,迅猛地施展剑法让美剑圣品评,真是意气风发。尤其是每回深入,凤妃瑛都嗷嗷哭叫,娇贵嫩穴抽搐收缩,道道肉栅反复纠缠,又被自己的大肉棒一一击退,完全不复之前的威风。而且他每次顶中美剑圣的花心,她在哭叫之余,奶子都会不住抖动,晃出层层乳浪,优美绝伦,看着她奶珠越顶越高,越挺越涨,周子宁更不客气,舔噬的时候时不时偷咬一下,更让凤妃瑛手足无措。

  终于,被干到极点的美女剑圣噢然长鸣,整个肉体不自主地颤抖起来,周子宁只觉得双手再难掌控凤妃瑛那对不住胀大的巨乳,尤其是两颗奶珠子直愣愣地竖起来,直指空中,大了一倍多,长长的足足如同一对肉橄榄,仿佛在像他示威。

  而凤妃瑛的娇穴抖动得最为厉害,肉栅挤压开合不定,所有肉须都在竭力缠绕扭动。周子宁知道这个绝色美人高潮在即,双手不再试图控制她的巨乳,嘴巴死死吻住凤妃瑛竭力噢哭的樱唇,将她后半截的声音堵在气管里,手指运足催情真气,猛然捏住她乳尖那对从粉红转为深红的肉橄榄,狠命一掐。美剑圣受此刺激,双目圆瞪,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惊讶,哭喊在喉咙里打了个转,终于没有叫出来,鱼肠吞剑则更深地吞没周子宁的大肉棒去,直把他的龟头完全纳入花心中。

  娇穴肉栅一阵磨蹭,终于从花心中喷射出一股股浓密阴精,在周子宁高超的技艺下达到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次高潮。周子宁也心满意足,得意洋洋地在这个刚刚还差点杀了自己的绝色大美女花心中发射出浓浓的阳精。

  云消雨散,被奸得浑身无力的风岚剑圣慵懒地躺在草地上,微眯着眼睛,回味着惨遭开苞却又有幸在第一次破处*奸中享受到绝顶高潮的余韵,周子宁则心花怒放地将仍不得满足的大鸡巴搁在凤妃瑛深深的乳沟中,两只手夹着她高潮后更形巨大的双奶,放肆得打着奶炮。

  他一边在剑圣美妙的身体上驰骋,一边还不忘继续嘲讽她:”我就说吧,性战奸淫我可是所向无敌,你还想用你那初次开苞娇嫩高贵的美穴打败我,真是痴心妄想。哈哈,刚刚你那么凶,还拿剑指着我,现在被我开苞破处,内射中出,还有什么感言要发表。“风岚剑圣睁开美目,看着小人得志的周子宁,感受着依然炽热的阳精在自己子宫阴道内弥散,眉开眼笑地抬头亲了一下因为尺度过长,哪怕是以她的超级巨奶也无法完全包裹,以至于暴露在外的龟头,叹气道:”子宁你果然厉害,我是心服口服了。我觉得人生真是奇妙,之前明明是我追着你跑,转瞬间就被你破瓜奸辱,真是世事无常。“说着她又情不自禁地舔了周子宁的龟头一下:”只可惜子宁你虽然大获全胜去,让我身心俱失,可是你的计划全并不成功。“周子宁按着她浓密的长发,让凤妃瑛舔吃着自己的棒首,随口问道:”我的计划哪里有问题?不是成功替美女剑圣你开苞了吗?“凤妃瑛含着他的大龟头,口齿不清嘟嘟囔囔地说道:”你的计划不是*奸我吗?但结果我是心甘情愿被你开苞的,最后更是被奸得服服帖帖,这就不能叫*奸了。“周子宁满意地抚摸着风岚剑圣浓密的秀发:”不算*奸就不算*奸吧,以后总还有机会,能征服你的身心,已经让我非常满足了。“两人又缠绵了一会儿,凤妃瑛恢复了精神,先帮周子宁穿回衣物,再整理自己衣裳,上身还好,就是有些褶皱,在周子宁的帮助下勉勉强强把一对豪乳塞了回去。下身的丁字裤已经被精液、淫水、落红和阴精弄得没法穿了,凤妃瑛倒也豪迈,白了周子宁一眼,用内裤擦干净双股之间的秽迹,索性送给周子宁做定情信物,最后两人分头行动,风岚剑圣还不忘嘱咐道:”你还是小心,我是无所谓啦,有些人还是对处女看得很重的,接下来你想继续采花不是很容易,我总不好意思直接帮你去,你要多想办法。“周子宁拍拍她的脸蛋:”你放心好了,你老公我啊,一定要让你们这些美女侠各个失身,全都沦为我胯下的沦陷尤物。“
字节:17091

【完结】